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专业心理咨询心理服务机构

书籍电影

最新动态
你所在的位置:首页 > >书籍电影 > 精分与电影

搏击俱乐部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日期:2015-09-13 16:35


中文名 搏击俱乐部                            外文名 Fight Club                      其它译名 搏击会,斗阵俱乐部,格斗俱乐部 

出品公司                                         Art Linson Productions 
发行公司                                         二十世纪福斯电影公司
 制片地区                                        美国,德国                          制片成本 $63,000,000/estimated 
拍摄日期 1998年6月1日 - 1998年12月11日 
导    演 David Fincher 编    剧 Chuck Palahniuk, Jim Uhls 类    型 剧情,悬疑,惊悚 
主    演 布拉德·皮特,爱德华·诺顿,海伦娜·博纳姆·卡特 
片    长 139min 上映时间 1999年10月15日(美国)1999年11月11日(香港/台湾) 
主要奖项 第7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音效剪辑提名 制作成本 $63,000,000/estimated 

剧情简介 编辑


      杰克是一个大汽车公司的职员,也是一个充满着中年危机意识的人,他非常憎恨自己的生活和周围的一切,再加上患有严重的失眠症,于是为了自我救治,他突发奇想,决定参加团体咨询会。杰克先是参加了那些绝症患者的相互抚慰团体,他接触到了一个全部由患睾丸癌的人组成的社团,杰克和他们互相抚慰和哭泣,而且上了瘾。
      一天,杰克遇到了卖肥皂的商人泰勒,他是一个浑身充满叛逆、残酷和暴烈的行动力量的痞子英雄。刚一见泰勒就向杰克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他要杰克痛打自己一顿,在对打中,杰克体会到了搏斗的乐趣,两人因缘际会地成了好友。他们开始创建“搏击俱乐部”:一个让人们不戴护具而徒手搏击,宗旨在于发泄情绪的组织。俱乐部制定了一系列的活动规则:不许向他人谈论俱乐部,只允许两人对打等等。地下俱乐部开始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全国性的地下组织,所有的成员都将泰勒视为教父。泰勒以自己的个性魔力和行动哲学吸引着那些盲从的人,他变得越来越偏激,他让成员们到处滋事打架,到处搞破坏,砸汽车、放火、向顾客的食物中小便,他的行为越来越疯狂。
      杰克对于“搏击俱乐部”的现况及泰勒的行为越来越无法忍受,同时,他还惊讶地发现泰勒还组织了一支军队,他要对社会实行更大的报复。杰克决定疏远泰勒,但让他惊讶的是,每到一处,他都被认为是泰勒,并被尊为教父。这让杰克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他开始反思自己到底是谁,泰勒是谁。最终他惊恐地发现,原来自己就是“泰勒”,泰勒是“我”的人性中的另一面,“我”和“泰勒”是彼此的影子和幻象。

杰克向警察自首,泰勒也追踪而至,在他们的撕打搏斗中,泰勒手中的枪自然地、魔术一般跑到杰克的手中。杰克无法击中泰勒,于是将枪口对准了自己,可当枪响时,杰克却发现被击中的人变成了泰勒,他化成了一道轻烟.




        我一直喜欢Fight Club这部电影,但是必须承认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是迷恋于影片里气势逼人的pitt,还有,应该是电影本身对我在心理学领域超级无知的巧妙利用,甚至因为我第一遍看过之后的那种似懂非懂,不确定和不相信。 
  不过至少我知道这是一部心理电影,因为Jack长时间的失眠导致严重的双重人格发作,而Jack意象中的Tyler作为Jack的另一面一手创造了Fight Club以及Project Mayhem,他带领大家摆脱物质的奴役,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做自由的人。 
  没错,这都是电影里呈现出的,仅仅是这些,就够我们细细品味一番了,不过,的确应该不仅仅是这些。 
  一部心理电影惯常使出很多花招蒙蔽我们的视听,让我们以为种种罪恶不过是物质与物质的冲突,浅薄的剥削与占有,单纯的失去或得到。其实不是,电影里最最重要的,往往不是一直在你面前提起的,而是不断在你心里暗示和提醒的。心理问题大部分和童年阴影有关,Fight Club也不例外,Jack的失眠仅仅是一个诱因,他双重人格发作的诱因,而当开关打开之后,一切运行的轨迹则交由他内心深处最缺失的东西来主宰,或者说,由他自我对于内心最缺失的精神和情感因素的重建和虚构来主宰。 
    Jack和Tyler的自我对话当中,多次提到了父亲,在他们浴室里的对话,谈到每次在人生的转折点时询问父亲的意见,也许从Tyler口中说出的关于父亲的一切都是不存在的,因为Tyler本身都是Jack的虚构,因此,Tyler对于父亲的描述,也是Jack对于父亲的想象。Tyler曾说在普通人里,他最想fight的人是他的父亲,这也许就是Jack对父亲一种最极端的想象了。    
  电影告诉我们Jack的父亲在他六岁的时候离开了他,他是在一个缺少父爱的环境下长大,成长中缺少一个坚强的男人关心,指引和鼓励。他也许也明白,他的父亲并不喜欢他,接受他,电影里Jack在自己的手上用烧碱留下记号的时候,也许就是他内心和肉体同时最为痛苦的时刻。    
  Tyler: Our fathers were our models for God. If our fathers failed, what does that tell you about God? 
  Tyler: Listen to me. You have to consider the possibility that God doesn’t like you, he never wanted you. In all probability, he hates you. This is not the worst thing that can happen.    
  于是,Jack由此创造了Tyler,一个父亲,一个God-like man。 
  我印象很深,也非常喜欢的一个场戏便是Tyler在一次Fight Club聚会之前发表的宣言式的讲话,也就在那之后不久,Fight Club渐渐升级为一个“Army”。Fight Club只是一个甜蜜的诱饵和一道测试程序,那些真正和Jack一样内心有所缺失的男人会视死如归的投入进来,因为某种程度上,对内心情感和需求缺失的补足,胜过一切低级的物质需求甚至生存的本能。    
  Tyler说,“我在这里看到了最强最聪明的人,但是你们的潜力被浪费了,你们做着社会上最底层最琐碎的工作,做侍者,加油工,洗车工,或者打着领带上班,广告诱惑我们买车子,衣服,于是拼命工作买不需要的东西,我们是被历史遗忘的一代,没有目的,没有地位,我们的时代没有战争,没有经济大恐慌,我们的战争是心灵的战争,我们的恐慌就是自己的生活。我们从小看着电视,相信有一天,我们长大后我们会变成富翁,明星或者摇滚巨星,但是我们不会,那是我们渐渐面对的现实,所以我们非常愤怒。”这一大段融合了父亲和上帝语气的Godfather式的道白,说得我心惊肉跳,诚惶诚恐,我尽量把它当成电影,而不去联想自己的生活,可是类似的恐慌难道我们丝毫没有么?    
  不过,Jack总有清醒的时候,那种分裂式的自我救赎终将破灭,他的“父亲”也一样会再次离开他。电影快到结束的时候Tyler消失了,我始终觉得Tyler在影片中越来越少的出现,是Jack正常心理占上风的一种表现,每次Jack从梦中清醒,他似乎就是正常的Jack,而能让他进入睡眠寻找到清醒的,却只能是他作为自己另一面Tyler的作为。种种极端的行为已经让Jack慢慢有所觉悟,但他仍然坚信Tyler的存在,甚至很宿命的相信Tyler也将离他而去,“First my father leaves me, now Tyler. I’m all alone. I am Jack’s Broken Heart.”    
  说了这么多,还没有提到电影了非常重要的那个邋遢女人Marla,简而言之,在Jack虚构的世界里,也就是在Tyler存在的世界里,Marla是一个母亲一样的角色,她不会和自己的母亲—哪怕是意象中的—发生性关系,而Tyler作为意象中的父亲是可以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影片当中三个人从来不会同时出现,而且Jack每次和Marla在厨房里的对话都那么令人匪夷所思,Jack对此浑然不知,甚至喃喃自语地说,“ I’m six years old again, passing messages between my parents.”并且,在Tyler质问他是否和Marla上过床的时候,他强烈的表示不可能,甚至做出了很恶心的表情。 
  Tyler: You know what I mean, you fucked her. 
  Jack: No, I didn’t. 
  Tyler: Never? 
  Jack: No. 
  Tyler: You’re not into her, are you? 
  Jack: No, God, not at all. 
  Voiceover: I am Jack’s Raging Bile Duct. 
  Tyler: You’re sure? You can tell me. 
  Jack: Believe me, I’m sure. 
  Voiceover: Put a gun to my head and paint the walls with my brains.    
  可是,在Jack清醒的内心里,他是喜欢Marla的,在电影最后,他试图挽救一切,要保护Marla的安全,虽然Marla也许到了最后还没有搞明白Jack到底是怎么回事。 
  Marla最初的出现,将Jack刚刚找回的睡眠破坏,却在Jack精神危机严重的时候称为他的一个安慰和支柱,回想他在自己手上留下记号的时候,一面通过Tyler之后说出那段自己内心隐隐若现却不愿承认的事实,让自己面对恐惧,看清一切;一面又通过幻想Marla驱散这种痛苦。 
  整部电影就这么矛盾对抗着,可我真的不知道,在电影最后,Jack用轰鸣的子弹射穿自己的脸颊之后,Tyler也跟着消失了,之后的Jack真的就会摆脱了那种心理的阴影,不在被那种心理的缺失折磨,不再做物质的奴隶,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这种感觉,就好像我想到自己的未来一样的不确定。可能电影就是电影吧,他撩动我们的心弦,让我们思考并闹心,但是不负责收拾残局。 

心之路咨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心理咨询
keywords:金华心理医生 金华心理咨询 永康心理咨询 义乌心理咨询 永康心理医生 义乌心理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