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专业心理咨询心理服务机构

心理课程

最新动态
你所在的位置:首页 > >心理课程 > 精分课程

中德班之防御机制与阻抗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日期:2015-09-21 10:46

防御在治疗中以阻抗的形式呈现。关键是你从什么角度看这个问题,阻抗和防御机制是同一件事情,只是观察的角度不一样。防御机制,观察来访者内部的心理世界是如何应对的,他心理世界的构成是怎么样的,或者说他是怎么处理内心的焦虑和冲突的,这个时候我们用防御机制的概念描述患者心理构成。但我们在治疗室内,作为治疗师体会时,我们描述的是阻抗。防御机制更多的是一种策略性的东西,而阻抗是患者利用防御机制逃避什么,不愿意触及某些话题,从治疗师那里感受到的是一种阻力,但他运用的是防御机制的策略。就像游泳,我们顺流在游,我们顺着水流往下;如果逆流游泳,就会感觉到阻力。


在治疗中,你会感觉到患者在阻碍你做什么,但问题是遇到这种情况以后,如何去处理这个问题。当时Freud发现在治疗中的阻力,他的假设是患者在童年时经历了创伤性的经历,患者认为自己不能回忆这些记忆,忘记了,实际上是可以回忆的。他通过给患者做催眠,施加压力,想起以前忘记的事情,是一种暗示。这种方法具有物理性,你忘得越厉害,我就压力越大,让你想起越多。方法停留在物理表面,更机械性的方法。

实际上,很多的治疗师也是这样理解的。这个压力不仅仅停留在物理层面,也在心理层面。当患者在治疗中阻抗的时候,治疗师进一步地给患者施加压力,可能是心理压力。换句话说,治疗师变得更加强大抵抗阻力,让治疗生效。当然有时有效,但更多时候是没有效果的,多数时间是没有效果的。

当然,也并非所有的治疗不要给患者施加压力,对于有些患者还是需要去施加压力的。例如,对于患恐怖症的患者,可能害怕乘电梯或封闭的房间,往往需要施加压力,让他面对这个问题。如果不用CBT策略,仅仅停留在谈的层面上,只要他不愿意去做这件事情,治疗是不会有进展的。对于不敢乘电梯的,要让他去坐,然后再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

再举个例子,对于酒精依赖的人,酒精让他回避了一些东西。如果他一直喝酒,他永远不能正视他的问题。对于此类患者,可以告诉他,你要么停止喝酒,要么停止治疗。如果你不敢于去面对你的问题,你的治疗是不会有效的。在这样的情境中,还是要给他压力,让他去面对这些问题。

书上看到说,阻抗是一种为了维持病理性症状的潜意识防御机制。换句话说,阻抗作为防御机制是停留在神经症水平,他运用这个防御机制,他就永远不会去处理这个问题,就维持了其病理性的存在。

作为治疗师而言,我们不可能改变患者,我们永远是鼓励患者做一些事情。治疗师的存在,是让患者发生改变更加容易,而不是我去做这个事情。举个例子,患者经常殴打老婆和孩子。作为治疗师,我不会允许这件事情,我会去禁止这件事情。治疗师会说,你必须停止,不能继续。但患者会说,我无法停止,一遇到事情,我就想要去打孩子或老婆,这样就会缓解。治疗师要告诉他,治疗的意义不是这样,如果你要继续,我们就要停止治疗。你需要的是找到一个新的方式去应对这个挫折,而不是一遇到挫折就打孩子、打老婆。治疗师要停止他的这一行为。

作为治疗师要理解这一现象,我们知道患者来看治疗师,是希望寻求改变,但往往存在这样的问题。例如,恐怖症不敢离开家里,因为觉得呆在家里更安全。对于任何一个患者,我们都要看到两点。一方面,他希望改变;但另一方面,又害怕改变。所以,就固着在了神经症的冲突里面。因为呆在了原来的地方,神经症性适应,又会让他不去改变。

阻抗是维持神经症性冲突力量的源泉,如果说来访者不敢尝试做改变,有勇气找到新的出路,这个阻抗就会一直存在的。实际上,他需要这些神经症冲突来缓解他内心的不安,如果他不敢往前走,是需要停留在这一步的。某种意义上来说,阻抗对于患者来说是必要的,是有存在的意义的。对于治疗师,不是通过强硬的手段让他去面对。而是让患者有更大的勇气和自信,尝试着用一个新的方法去解决问题。这样,就会抛弃过去不适应的神经症性策略,而代之以更加适应的应对方式。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治疗师是让患者有勇气去面对,而不是强硬地命令或压迫患者去做某些事情。

所以说,和早期Freud的观点相比,是一个更新的观点。如果患者不愿意改变,不愿意放弃阻抗,我们不能够强迫他放弃。只有患者勇于做出尝试和改变,勇于放弃阻抗,才能够改变,而不是我们强迫他去发生改变。

但是大家要知道,阻抗往往是潜意识的。治疗师要把这个潜意识告诉患者,患者可能就会意识到,他的阻抗是没有意义的,他自己会认识不需要这个阻抗了,他自己会放弃掉。对于治疗师来说,帮助患者把潜意识的东西意识化,是非常有帮助的。

在临床实践中,有时阻抗来自于患者的家人。比如说,抑郁症的患者,她往往是由家人带来治疗的。随着治疗的进展,她变得不抑郁,更积极活跃了。这样,在她的生活中,她的家人会感到问题越来越多,因为他们不像原来那么安静,而变得越来越多事,此时,阻抗会来自于她的家人。

作为治疗师,有一点我们要知道。只要患者还需要神经症性的防御机制,尽管他自己也希望能够有所改变。此时,作为治疗师,我们可以告诉他,没关系,不见得我们现在需要让他把阻抗抛弃。当然,事情也有另外一方面。如果发现患者的行为具有破坏性,我可能不会允许它的继续,我会变得更积极主动。举个例子,长期饮酒者、危险驾车的、割腕的、神经性厌食的,对于他们的神经性不适应行为,或者说阻抗,作为治疗师我会阻止他们这么做,我会威胁他们,如果他们还继续的话,我就终止治疗。而对于另外一些患者,他们没有危险性的行为,而神经症性症状仍然存在的话,我会去忍受他,允许这些行为的发生。在多数情况下,患者存在阻抗,存在这些神经症性的症状,我会更多地理解他,理解这些神经症性的症状,从某种意义上讲,是患者特有的行为或处理方式。

今天上午的晨间演讲,还讲到治疗师的阻抗。换句话说,治疗师在其间也会有自己的阻抗。治疗师有时也是需要修通自己,治疗师有自己的缺陷和不足。治疗师只有处理了自己的这部分,才有可能更多地去帮助来访者。就像昨天的个案,我想每一个治疗师都感到阻抗。当我们面对与性相关的案例,很多的治疗师都会感到不自由,不会觉得得心应手。可能你要经过这个过程,首先要让这些事情变得熟悉自然。对于治疗师来说,也存在自己不擅长的地方,也存在阻抗。

有的时候,阻抗是具有正义性的,比单纯的忍受要强。反过来说,有时候患者的阻抗也是对的。例如,患者对我非常有阻抗,这个时候我们可以问自己,我们是否太强迫让患者去做什么事情了,有时候,阻抗是患者的一种身份,也是正确的。

阻抗不是说我们要去消除的东西,是患者得以生存的方式,阻抗告诉我们很多患者的内心世界。

晓艳整理自中德班理论讨论录音
心之路咨询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心理咨询
keywords:金华心理医生 金华心理咨询 永康心理咨询 义乌心理咨询 永康心理医生 义乌心理医生